林樾

车,祈集注意

解码走春哥,无比恶趣味


77yI5YmN6Z2i6L+Z5q615YaZ5b6X5a6e5Zyo5LiN5aW95oiR6Ieq5bex6YO955yL5LiN5LiL5Y675LqO5piv5Yig5LqG77yM5aSn5qaC5oSP5oCd5bCx5piv6LWE5rqQ55+t57y66ZuG5YeG5aSH6K6p56WI5qCH6K6w6Ieq5bex6L+Z5qC377yJCuOAgOOAgArjgIDjgIDmqLHmu6Hpm4blkozmparnpYjlnKjlnLDkuIvnmoToirHkuJvpl7Tlr7nlnZDvvIzmqLHmu6Hpm4blj4jmg...

五黑框病毒

借梗 @花雨鸣琴

向花雨致歉,我似乎跑题了。


  今天江南走进办公室,一打开电脑突然觉得有哪不对。他没多想,随手打开浏览器准备看看微博就去更新,然后浏览器突然跳转到了一个网站,是篇短文,他草草扫了几眼,是自己和那人的同人文。

  江南的内心毫无波澜,关闭这个网站又开了个新的空白页,也是立刻跳转出了一篇同人文。还不一样。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江南这么想着把浏览器卸载又安装了一个新的,顺便给电脑杀了下毒。

  杀毒之后顺便重启电脑,江南的指节在桌子上敲得闷响阵阵,因为过于焦躁甚至节奏都是乱的。他今天还要改上海堡垒剧本,现在看起来表情淡定无波澜,只是因为在公司里实在不好显得太过郁闷。

  到底是...

注意:空段分棒,一三棒是我二四棒是 @一烬 。第一棒是清水。防吞加码,可以复制全文删注意事项之后扔到春哥里解码,春哥链接我发评论区。

44CA44CA5rGf5Y2X5pys5Lul5Li65LuW5Lya5b+Y6K6w6Z2i5YmN55qE5Lq65piv5LuA5LmI5qC35a2Q44CCCuOAgOOAgOS7luS7rOW3sue7j+e6puWNgeW5tOS4jeabvuiwi+mdou+8jOS4iuS4gOasoeaxn+WNl+eci+WIsOS7lueahOagt+WtkOaYr+WcqOS7luetvuWUruS8mueahOW9leWDj+S4iuOAguS4jeWOu...

做梦文学

  *灵感来自一烬说她的舍友有的时候早上突然到外地旅游晚上才回来。为便于计算时间皆取整数(其实就是我懒得算速度距离)

  

  5:00

  江南被闹钟惊醒,翻身下床拎起床边昨天晚上自己叠好的衣服穿上,整理一下衣服洗洗脸匆匆梳下头发打个摩丝,带着身份证手机车钥匙开门。

  5:10

  江南坐在驾驶座上,打开导航往机场开去,虽然去过很多次了,出于习惯还是自然而然打开了导航。车上在播《曾杨柳》,江南听着歌,看着太阳缓缓升起,无意识地哼着歌词。

  5:25

  江南停下车,等《风情万种》播完才下车,在候机室把帽子往下按了按,手指上下翻动给助理发了条消息,“去上海了,勿扰。”江南闭眼,在脑内回顾龙族剧情,同时坐...

*结尾是强行圆起来的所以可能有ooc


  江南终于写完剧本了。

  不是他的小说改编剧本,而是更早的时候就开始写的,《九州散伙人》的剧本。当时他说要拍的时候或多或少有点开玩笑的意味在,后来写小说的空暇中突然想到这茬,一开始考虑立场和目的的时候有点犹豫,但真正开始写却是出乎意料的行云流水。兴许因为是自己曾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吧。

  后来便在每次写完更新之后打开文档写一段,有时他也会想到,如果自己微博上的那些粉丝知道这件事,可能评论区会被一片“三年之后又三年”的声音淹没,零星也混着几句“有时间写剧本没时间写龙五”的评论。

  但他管不着这些,因为这个剧本本来就不是为他们而写的。那又是为谁写的呢?他想...

集祭

  “祭。”樱满集对墙而立,听到脚步声,还未回头便已以笃信的语气唤出来者名字,熟悉的地点,熟悉的声音,交织联结成网,捕捉住了潜藏的,从未远去的记忆。校条祭听见集说出自己的名字,一怔,笑,“集不回头都知道是我啊。感觉集和以前很不一样呢。”

  听祭这么说,集转身下楼,走向她。脚步声在空旷而寂静的活动场所回响。“就像除了你以外,还有什么人会想到来这里找我似的。”终是没回应祭的第二句话,樱满集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

  没必要告诉她真相,因为会引出更多问题,如果坦诚相告的话她必然会担忧,但又不想欺骗她,不管她能不能看穿自己拙劣的谎言——多半是会的——终归过意不去。那是祭,她一向心思缜密。

  祭走后发生了太...

昨天做梦,梦到有人长篇大论说今何在写文逻辑不清风格混乱之类,时间点大概是《未来》开售之后,然后江南用大号在底下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对今何在说三道四???”

不好意思,我实在是吃糖太少了,以至于做梦都梦到正主发糖,醒了之后还以为是真实发生过的,呆滞,然后还在想“江南是不是忘了切小号上台了”2333

才回想起自己是三体众(。)

跟kath说的,那个文的后续orz

  “集——”春夏对着集挥挥手,把伞放在桌上,“今天可能有雨,记得带伞哦!着凉了就不好了。”说着穿上外套,走了。

  集对着春夏的背影嘀嘀咕咕,“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感冒……”但说着还是拿起伞放进包里。

  晚上一放学,没在家里坐多久就收到涯的命令,出人意料的,这次居然没叫祈。集本来想着直接跑出去,想了想还是把春夏让自己拿的伞带上。

  下楼后便直奔涯所说的见面地点,还没到便下起雨来,开始只是两三滴,很快就下得大了。集撑着伞跑向涯。他看见涯好像看见自己过来便收起了什么,像是伞,但也没多想。

  “涯!”集高声喊道,随即在涯面前撑着伞喘起气来。涯一把将伞接过给集撑着,含笑看他。“体力真差啊,你。”见集抬起...

摸鱼

注意:是基于“集在失落的圣诞后没有失忆”的设定展开的脑洞。文风可能有点怪,808字短打,祝食用愉快。

(一开始其实只有700多字来着补了点东西就补多了)

  

  樱满集眼睁睁看着特里同转身离去,却连一句回应的“再见”都说不出口,他怕要是真说出那句“再见”可能就真的再也不会见面了,但更不敢对他说要他留下来,只是默默凝望他的背影。

  樱满集仰起头看樱满春夏,眼神中说不出的悲切。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一切都一去不复返了,不管是和特里同,和姐姐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也好,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也罢,都一去不复返了。

  可能再也找不到了。

  樱满集什么都没有说,但樱满春夏仍知道,他需要安慰。但谁又能安慰他呢...

短打

  对于失忆的人而言,许多东西都是难以适应的,比如人际关系。

  直到樱满集在警察局被春夏捡回家之前,一直都是处于茫然的状态。要不是因为樱满春夏能就自己和这个继子的关系给出法律证明,在一旁看着春夏一字一句告诉这个孩子自己是他妈妈的警察都要怀疑春夏是来拐卖小孩的。

  樱满春夏把集带回家时路过了那个教堂的废墟,心下便已经对两个孩子的下落有了猜测,特里同不管去了哪,可能是不会再回来了,至于真名……大概是死了吧。

  终归是被带回了家。虽然没什么记忆,但还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自心头掠过,但也只是掠过。

  樱满集在春夏身后默默注视着春夏翻看卡包的动作。卡包里装的可能是纸条,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比如照片。他...

甩个短打出来

  虽然没有开窗户,窗外仍有朔风不断敲打着窗,樱满集实在受不了,于是在床上睁开了眼。其实比起不耐,更主要的是不安 ,天知道已经有多少人暗地里表示过想在晚上溜进樱满集的房里把他掐死罢休。虽然知道外面有亲卫队的人,如果有什么太大的动静他们都会进来,但不安依旧存在。

  瞥了一眼床边的电子钟表,已经四点多了,就算现在躺下也不可能睡得着。睡了两个多小时就起床,但愿不会被别人发现自己精神不振之类。他叹气,放下怀里一直抱着的外套,把身上盖的被子轻轻掀开,拉开窗帘,轻推开窗。

  寒风声立刻大了许多,樱满集不禁把身上的衣服裹得紧了一点,不管是袖子还是头发都被吹得向后,他被吹得清醒了一点。

  我现在这么做,是对的...

26字母

  Apocalypse(启示)

  启示病毒是第二次启示录和第三次启示录的余音,最后也随着第三次启示录的结束而消失。

  blind(盲人)

  樱满集赤色的眼睛映照不出任何东西。他已经失明了。

  city(城市)

  城市边缘被封锁了,且封锁线还在不断向内推进。

  drop(坠落)

  恙神涯自高塔坠落,樱满集碰不到他。

  Eve(夏娃)

  真名自从成为夏娃并发觉王的唤醒方式后就开始崩坏,但樱满集当时并不知道这不是她的本意。

  forget(遗忘)

  终有一天失落的圣诞节也会被遗忘吧,在失落的圣诞节结束许多年后。

  guilty(罪恶)

  樱满集试图以罪恶的王冠背负起世间一切罪恶。

  hopeless...

集和涯的友情向脑洞

打的tag可能有点多。可能还有点ooc。可能文笔还挺垃圾。

算了算了发完就当没写过。


  还是中午时便已乌云密布,一片遮天蔽日的暗色。

  终于在夜幕将至时两三雨珠落于樱满集手上与鼻尖,雨珠破裂的碎片在皮肤上带来清凉湿润触感。樱满集四下看看,没有可避雨的地方,便松开一直拉着特里同的手,将外套脱下抖了抖披在特里同头顶,又拽了拽以遮住特里同的脑袋。

  一声惊雷猛地响起,雨珠坠于林间叶片上而后滑落于地面,空中织起大片的雨幕似乎能遮住人的视线,雨声交错于四面八方奏起交响曲。

  樱满集牵起特里同的手,孩童的手温暖而柔软。特里同被樱满集牵着向家的方向跑去,又见雨水在樱满集发间汇成细流顺着发丝滴落在衬衫上...

记个脑洞

集涯集无差注意

重刷剧情,突发奇想。

有没有可能,在lost chrismas事件后,涯就一直在私下里通过各种渠道寻找集的各种信息?

试想一下。在集听到涯第一次说出自己的名字时,他以为是涯通过祈小姐了解的,但实际上涯一直都知道。

涯知道集目前在天王州第一高中就读,知道集有几个貌合神离的朋友,知道集对他们一直相当疏离,但一直试图融入他们,试图让自己和「朋友」之间的隔阂小一点,再小一点。

涯知道集的一切——至少接近一切。而集一无所知。


也许集会在转角处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而转身。

也许集会猛地觉得有哪不对劲,比如在校内活动中出现了什么不该出现的人。

也许集在第一次看见涯的时候——当然不是第一次——会觉得在哪...

上皮讲故事

*是一个原创语c群内的上皮讲故事环节

*皮上是澜酱。她好可爱

*虽然没人有兴趣还是想发一下

*想产cp粮


  要讲故事吗?

  『把皮制软垫拽到自己身前,在垫子上正坐直起腰看他们。虽然不是特别擅长讲故事,但由于自己的家人之前也会给自己讲点故事,所以对故事的基本套路也稍有些了解。紧张得搓搓手,把略有些湿润的手藏在身后。』

  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那我就讲了——

  从前有个女魔法师,她是一个不论学术还是魔法,亦或是炼药能力,各方面都很出色的魔法师。许多优秀的魔法师都是会有些怪癖的,她也不例外,她喜欢待在僻静无人的地方,一个人研究魔法。

  于是她在有点远离纳罗塞斯的森林中铸了一座高塔,那座高塔,比森林中最...

上个月摸的鱼。
自割腿肉。

天地一色。
是昨天在自家窗台上拍的,懒得下楼了。像素意外的高。
也是昨天摸鱼写雪天的灵感源泉。

情人节摸个鱼

我是真的不会起名了


  王耀对着面前落下的雪片伸出手。雪片落在手上,带来一阵冰凉的触感,而后融于手中。

  他抬起头,看到有雪落在自己头上,这才后知后觉把鹅黄色羽绒服上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

  王耀看见一对对恋人依偎着走在街上,猛地想到,今天是什么日子?

  情人节。

  是情人节啊。应该给他发条消息才是。

  于是王耀站住,搓了搓手,从衣兜里拿出手机打开,给那个邻国的人发了条消息。“情人节快乐。”

  而后他听到身后似乎有人唤自己的名字,急忙关上手机放回兜里转身。

  是那个人。自己此刻在想的那个人。

  “小菊,”王耀唤他,随后想不到该说什么。“你怎么来了?”

  说完这句后王耀猛地感觉有哪里不对,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地笑死,我头呢,沙雕共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云天明团子说明书

感谢您购买本公司的产品云天明团子!产品箱中附赠春季,夏季,冬季的换洗衣物和两瓶绿色风暴。更多换洗衣物和绿色风暴可以另行购买。

该产品高10cm,可以放在口袋里随身携带。

该产品喜欢独处,尽量不要把他和其他男性团子放在一起。如果担心他的精神状况,你可以另行购买一只程心团子,他会很开心。

请多关心他,这样他对你的好感度增加会很快。他很好满足,多发自真心的进行关心爱护就好。

在换衣时你只需要把他和需要换的衣物放在一起就可以,其余的事他会自行处理。


Q&A:

Q:为什么我家云天明团子喝完绿色风暴晚上表示身体不适?

A:这种情况是把绿酒当成绿色风暴导致食物中毒,建议马上进行简单的急救措施并在途中对他进...

【外wang安全发车教程】How To Drive A Car?(网站推荐+超链接教程)

南华_NAMWAH:

  【占TAG致歉!球扩散!】


    开放站内转载!以及因为只能打十个tag 所以拜托大家蓝手扩散一下XD


--



    众所周知由于LO乎的傲娇敏/感,各位文手画手不得不使出十八般武艺来发车,随着时(网)过(络)境(扫)迁(huang),用的停车场也是经过了几次更改,从最开始的js,js挂了转战sm,sm挂了转战wb……



    其中利...

*灌水
关于耀哥和协和语的“阿鲁”。
感觉把这个发上来会被群嘲致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死也要当个红死鬼(?)然后还是求轻喷
我也不想的啊,我也不想这么沙雕的啊

最近写的某篇原创的大纲。存个大纲就开始持续更新

安利一下邪教cp白十三。
是我上次磕柒七偶然间想到的,“我男朋友和我朋友的男朋友在一起了”,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
细想了一下好像还是有可操作余地的。妙。

瞎bb点东西

所有暴政以及性别歧视之类的东西被发现和推翻都只有两个原因,事情做得太过和事情做得不够。
做得太过是因为,只有做得太过才会引起反弹。
做得不够是因为,如果做得到位,力度足够,让所有人都无法发现其中的不合理之处,还会有人反抗吗?
举个例子。把所有在男女平等思想熏陶下成长的人都控制到一个范围里,对其子嗣进行管控,使其无法对其子嗣做任何教导,然后随着那一批人逐渐死亡,缩小他们的存活范围,等到这一批人都死光了,这波思想管控就彻底完成了。
这是一个需要很高科技的事情,所以……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反乌托邦设定基本都是在未来设定了。因为没有那种技术根本玩不起来啊。

说来,集中资源,削掉一半人的教育资源,还能大幅度增...

最近感觉自己只会按红心蓝手了。

混了三个圈但还是觉得自己饿,没粮吃。

知乎上千篇一律的问题和抖机灵以及编故事让人看不下去。

面前还有一摞作业。

睡不着。

……哎。

每次一入坑就痛恨自己不是画手……
想画颜颜在壁炉前逆着光站立,笑着看罗老师
想画威慑控制中心(是不是叫这个名字来着)
想画王陆和欧阳商跨越时空的会面
想画王陆在幻觉中被星辰剑气击中时看到的场景

……

我心动了可是画不出来